起底“逢中必反”的美国参议员卢比奥 政坛木偶戏份多

据美国有线日报道,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周一宣布,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将出任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

惯用“双重标准”的卢比奥自2010年当选议员以来,是位“逢中必反”的政客,从主张封杀中国高科技公司到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从反对美国企业投资中国到叫嚣中国赔偿,到处都有他忙碌的身影。《华盛顿邮报》曾这样评价,卢比奥是“特朗普当局中最聒噪的中国批评者”。

疫情应对不力,美国一些政客试图把美国防疫失败“甩锅“到中国头上。4月30日,马克·卢比奥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竟称:“中国对新冠疫情的处理不当加剧了当前困扰国际社会的公共卫生和经济危机。”

除了叫嚣中国赔偿论,卢比奥还以“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为由,反对美国企业投资中国。

美国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13日宣布,无限期搁置投资中国公司的计划。这一决定,与特朗普政府的施压直接相关。

美国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是美国国会设立的独立机构,旗下“节俭储蓄计划”(TSP)目前负责约550万联邦雇员的近6000亿美元退休金,是全美最大的退休基金之一。该委员会此前一直投资明晟(MSCI)欧洲大洋洲远东指数,但收益不佳,遂于去年11月决定投资包括中国上市公司在内的国际指数基金,其中涉及投资中国企业的退休基金约有45亿美元。当时就有多名议员以“国家安全”为由激烈反对,马克·卢比奥就是其中之一。

卢比奥对此妄称:“美国的投资者永远不能以牺牲美国繁荣为代价,让中国实现经济繁荣,这样会不知不觉中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利益。”他还带头提出法律草案,禁止美国退休基金投资中国公司有价债券。他带头提出法律草案,禁止美国退休基金投资中国公司有价债券。

根据美国法律,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本不用听命于白宫,拥有相对独立的投资决策权,但一再借疫情向中国发难的美国政府把手伸向委员会。

此举被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美国打响了对华金融战的“第一枪”。然而国际投资者早已用行动为中国投出了信任票。据《金融时报》报道,即使在中国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2月,境外投资者仍向中国债券市场投入1070亿美元。

此外,卢比奥在华为问题上连出损招。他多次污蔑中国“窃取知识产权”,污蔑华为是“专利流氓”。但他又在华为企业寻求专利保护时,玩起了双标。

《华尔街日报》2019年06月12日报道,华为致信威瑞森通信公司及其20多家供应商,要求威瑞森为其所使用的超过230项专利支付超过10亿美元的使用费。2019年6月17日,卢比奥提出修订《国防授权法案》,试图阻止华为在美国专利法院寻求赔偿。

自2010年当选参议员以来,卢比奥在被称为“提案狂人”。据媒体此前报道,参议员工作繁忙,因此每位议员通常只会关注某些领域,而卢比奥却想什么事都插手。正式就任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以来,卢比奥平均每年参与提案近300件。他曾威胁出台“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与“港独”乱港分子相互勾结利用,赤裸裸地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华盛顿邮报》曾发表评论称,像特朗普时代其他野心勃勃的共和党人一样,卢比奥正在借“”来塑造自己的形象、寻求影响力。

卢比奥1971年5月出生于美国迈阿密,其父母都是古巴人,1956年移民美国。一些报道说,卢比奥的父母先后在迈阿密、拉斯维加斯生活,从事酒店侍者、餐厅招待等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出身贫寒的卢比奥凭借橄榄球特长取得奖学金和贷款,先后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和法学博士学位。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当参议员马克·卢比奥在政治上开始崭露头角时,他便经常讲述他的家族故事。他告诉听众,他是“流亡之子”,他声称是古巴裔美国人受迫害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岛屿。而事实上,卢比奥宣称其父母因政治流亡到美国是个谎言,根据移民文件显示,其父母早在美国获得了永久居留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